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在劳作中催生改变农村志向

2014-11-11 10:25 来源: 我来说说阅读

字号:

  中学生为什么要学农?

从广州出发,驱车直往清远飞来峡镇,耗时近两个小时。临近目的地,不太平坦的乡间公路两旁,黄澄澄的稻田一片连着一片,窗外不时能看到穿着校服的学生弯腰在田间劳动。这些穿着熟悉的蓝白相间校服的是华师附中的学生,每到秋天,华附都会组织学生下乡“学农”。上周,500多名华附高二学生被分派到清远飞来峡镇近20个自然村里,为期一周的学农,他们每天都要随着农户一起体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乡间生活。

■新快报记者 何宁 黄婷 通讯员 区竞志/文 新快报记者 夏世焱/图

学生

三个男生一边摘花生,一边带个小娃娃

割稻、拔花生、挖番薯、锄地、劈柴做饭……对于习惯城市生活的90后学生娃而言,学农的体验各有不同,有人喊辛苦,也有人直言“没有学农经历的高中是不完整的”。

记者上周三下午3点看到华附高二学生曾令浩和另外两名男生正蹲坐在田边,脚边是一大捆花生枝,三个人猫着腰,一颗一颗地将花生摘下来。身旁放着一辆盖着蚊帐的婴儿车,小BB在车里酣睡。“家里的大人有的去地里干活了,有的去镇里赶集了,没人有空,所以就让我们帮忙看着。”曾令浩说,他和另外两个同学以前都没带过娃。看着几个大男孩边劳作还边带一个小娃娃,这场景把老师们都逗笑了,纷纷问:“你们会带孩子么?他哭了怎么办?饿了怎么办?”

曾令浩说:“他要是醒了我们就把小车轻轻摇,如果哭了就抱起来哄一哄。每次都是喂饱了才带出来,一般不会饿的。”不到18岁的大男生竟有几分“奶爸”风范。几天下来,他还总结出了育儿经:“城里的小孩养得太矜贵了,真是没必要。农村的小孩粗生粗养,身体更好,更容易带。”

农户

十年接待学生,劳作中教学生做人道理

农户赖女士今年接待华附学农的学生已经第10个年头了,每年她都很期待华附学生的到来,她总是向学校要最多的人,“我希望每次至少10个人住在我家,人一多,孩子们做事有干劲。”不管在田间劳作还是在日常生活中,她都会对学生严格要求,并通过言行教学生们做人的道理。

她家有二层小楼,有热水器和煤气炉等现代家电,生活条件并不艰苦,但学生住在她家里,她不让学生用这些现代化电器,而是主要靠烧柴做饭、烧热水洗澡,她并不是不舍得学生用她家的电器,而是希望学生来到农村,主要体验农村真实的生活,这样的学农才更有意义。

赖女士说,住在她家里的学生在城里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,很多都不会做饭,她会要求每个学生都学会做至少三个菜,回到广州的家要给辛辛苦苦的爸妈做饭吃,让他们学会感恩。赖女士不会让学生们闲着,她带着学生劳作一般两个小时会休息一会儿,接着继续劳动。“其实学生读高中,体力完全应付得过来。”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凡是在赖女士家住过的学生无不大赞在那里收获良多。记者采访时正好看到华附今年分在赖女士家的10个女生正在地里拔花生、挖芋头,他们边劳作边说笑,不亦乐乎。“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田里堆稻草、拔花生、挖番薯、挖芋头,帮农户做饭、看小孩、打扫卫生,我以前都没做过这些事情,尽管很累,但我们都不觉得赖妈妈很严格。”华附高二学生小琴在赖女士家学到特别多平时在城里学不到的东西,“赖妈妈教我们要节俭,比如今天收谷子时,她说这项工作其实挺麻烦的,她说,‘要先把晒谷拿去地里晒,晒的时候一天要分好几次翻动,不算上之前的割稻谷等工序,仅仅晒谷子都不容易,所以稻米来之不易,你们要珍惜粮食’。平时我们也知道不要浪费,但没有这么深切的体会,这次回去后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粮食,不再浪费了,粮食里包含了多少农民的血汗。”

同班同学小敏说,在赖女士家她学会了煲汤,“其实以前我在家也偶尔会做饭,但这次我们做菜的食材都是自己在田里摘的,有的还是我们自己种的,吃起来都觉得特别香,吃着自己种和摘的菜也特别有成就感。”

家长

“洗澡自己烧水,做饭自己生火,

劳动就会有收获,学农贵在体验”

让城市长大的孩子,下乡参与农活,这样的体验有没有必要?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。李女士是华附高二5班的家长,对于孩子学农,她非常支持,就在学农期间,她还作为华附家长义工团的家长代表,前去清远学农基地慰问老师和看望学生,“让孩子吃苦也是一种锻炼。”李女士的儿子也在今年的学农行列,她说很巧合的是,25年前,她弟弟正赶上了华附第一批学农,“弟弟那时候学农我们全家人就特别支持,觉得特别能锻炼人,现在儿子学农,我们也是100个点赞。”

采访中,李女士还向新快报记者讲述孩子学农的趣事,几个大男孩想去鱼塘钓鱼,谁都不会,结果还把村民养的鸡惊吓得掉进了鱼塘,最后上演了一出抢救小鸡的戏,“这些体验在城市里不可能会有,孩子以后回忆起来也很特别,很甜蜜。”

“村民都很淳朴,拿学生当贵宾招待,并不会真正让学生干重活。”家长孙女士对于学农亦很支持,她直言学农更多在体验,让学生明白,还有这样的生活方式存在,“洗澡要自己烧水,做饭要自己生火,劳动了就会有收获。”

华附校长朱子平:

学生切身体验农村现状 远比书上学的来得实在

据了解,华附的农村社会实践活动早在“文革”前就有,自1990年恢复农村社会实践活动至今,已经有25年的历史了。华师附中校长朱子平说,新时期的农村社会实践活动,不仅是农业生产实践活动,还是农村社会服务活动、农村社会调查与研究性学习活动,是新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“过去20多年来,我校高二年级师生先后到清远市清城区源潭镇大连村、清新县高田镇樟洞村和清城区飞来峡镇龙埗居委会,与农民‘三同(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)’,开展义务劳动,扶困助学,进行农村社会调查与课题研究,了解‘三农(农村、农业、农民)’问题,接受生产劳动锻炼,学习劳动人民勤劳朴实、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。”

华附学农不敷衍,哪里苦去哪里

记者了解到,1990年开始,华附将学农基地安排在清远源潭镇大连村,但随着经济的发展,大连村越来越富裕,农活量越来越少,学生寻活干、找苦吃越来越困难。于是从2007年起,学校将全部学生转移到广东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龙埗,并特意将时间定在农忙期。

作为广州中学生的一项传统实践活动,各学校都会安排学生分批去体验5-7天的学农生活。相比华师附中深入农村体验学农,多数学校的学农活动会被安排在学农基地。一些学农基地条件越来越好,宿舍内有空调,还有热水器。相比之下,华附则是哪里苦去哪里。

在广州各中学中,只有华附把学农当作必修课,而且持续时间最长:7.5天,劳动完可获得3个学分。近几年,由于学农要占用学生5-7天的上课时间,再加上外出劳作家长很担心孩子安危和吃住,不少学校越来越淡化学农,有的甚至取消了学农,华附不但25年来一直坚持让学生学农,而且把学农活动办得越来越有声有色。

便民服务
农民工生活网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广告合作 | 网站客服 | 法律声明 | 保护隐私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