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面南街1号

2014-09-24 18:51 来源: 新快报 我来说说阅读

字号:

“沙面是中西文化的交汇点,尤其欧美商人对它很熟悉,在这里搞一座现代化的宾馆,能大长民族的志气。”

1923年—2006年,学名官泰,祖籍广州番禺,出生于香港。知名实业家,投资遍及地产、淘沙、石油、博彩、体育等行业。改革开放之后,在沙面南街1号投资建设白天鹅宾馆。晚年心系乡里,成立霍英东基金会。

霍英东

穿过长长的引桥,一栋雪白的建筑耸立在珠江之畔。人们争先恐后地挤进大门,一切事物都显得那么新奇。鞋子被挤掉,晚上清理出来整整一箩筐,地毯险些被踩坏,提供免费厕纸的卫生间,马桶盖被弄烂,厕纸的消耗量更是达到400卷……

这是1983年2月再普通不过的一天,春节将至,以逛花市为过年习俗的广州市民,却将目光聚焦在远离闹市的沙面南街1号。这天,白天鹅宾馆开业,与其他宾馆“闲人莫进”不同的是,开业当日白天鹅便“四门大开”,一时人如潮涌。

宾馆安保压力剧增,要求恢复警卫森严、来访登记的声音不绝于耳,投资者霍英东却坚持了下来,“没有哪一间酒店、宾馆像白天鹅那样,让老百姓自由进来。这一步骤很重要,不单是广州人,全中国的人经过这里来看看,都知道什么是改革开放,什么是新事物。”

■张凯阳/文

合资建宾馆的第一人

在改革开放之前,霍英东曾多次往来于内地,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旅游服务业的落后与原始。有一次霍英东住在北京饭店,这所在当时可谓是北京最高级的酒店之一,洗手间的浴缸里却没有活塞,酒店也没有暖水壶,夏天想喝冰镇啤酒却找不到冰柜。在其他地方,不是厕所没有门,就是打开门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。类似的遭遇不一枚举,在物资供应比较紧张的时候,霍英东每次回内地,甚至都要自备三文治、面包和矿泉水。

见微可以知著,旅游服务的落后,背后正是一个时代的写照。一座高水平的涉外宾馆,对于展示对外开放形象和改革决心的意义,显然是不言而喻的。甚至可以说,中国的对外开放,正是从建涉外宾馆开始的。

1978年,国务院成立“利用侨资外资筹建旅游饭店领导小组”,提出在北京、广州、上海、南京四大城市,建八家涉外宾馆,其中三家放在广州。与内地来往紧密的霍英东,自然成为合作的最佳人选。

一开始,霍英东看中的是北京和上海,北京是首都,又是旅游胜地,上海则有过“东方巴黎”的美誉,未来必将是商贾、名流云集之地,但最终霍英东还是将目光放在了广州。虽然广州没有过多的名胜,也缺乏引人注目的地位,但眼光敏锐的霍英东已经隐约发现,毗邻港澳的广州必然会在改革开放方面先走一步。

“先走一步”,对于霍英东有着无比巨大的吸引力。今日风靡大江南北的“卖楼花”正是霍英东的首创,依靠分单元销售、分期付款模式,霍英东不仅重塑了香港乃至亚洲的地产业,更使自己一跃成为香港的“楼市大王”。正是这种性格特质,使霍英东成为内地开放之后的第一批吃螃蟹者。

然而,当时在内地建宾馆,最令人担心的还不是人才和经验不足,当时国内还未建立起对竞争意识和市场规则的充分尊重。霍英东在内地投资,同样有这种担心。

“当时投资内地,就怕政策突变。那一年,首都机场出现了一幅体现少数民族节庆场面的壁画《泼水节——生命赞歌》,其中一个少女是裸体的,这在内地引起了很大一场争论。我每次到北京都要先看看这幅画还在不在,如果在,我的心就比较踏实。”

然而,迎难而进,正是改革者和吃螃蟹者最为可贵之处。相比于以往只能借助于“捐资”的名义来支援家乡建设,如今能够在平等的基础上展开合作,毕竟意味着改变的到来。霍英东的“白天鹅之梦”,就这样开始慢慢绽放在珠江之滨。

便民服务
农民工生活网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广告合作 | 网站客服 | 法律声明 | 保护隐私权